你的位置:主页 > 营销网络 >

广闻博记知识渊博天生是演讲家的材料

2017-03-22 11:25      点击:
 
老白
    几天没去二叔家了,吃完早饭和老伴去看望两个老人。闲聊中二叔说:“这些日子见着老白了吗?得癌症了,听说好厉害的,上几天他双丰、桃山的同学都去看他,去饭店吃饭都去不了了,是孩子代他招待客人的。听二叔这样说,我和老伴都大吃一惊,上两个月还在大街上见着老白了啊,人生无常,生龙活虎的一个人,就这样了?
老白叫白春华,今年七十,是齐齐哈尔林干校毕业分配到林区的专业干部,在桃山大名鼎鼎,极具影响力,先后在林业局好几个单位工作过,人品,人缘极佳,比他大和比他小的人都喜欢叫他老白。
老白的身上有天然的向心力,百把号人,几句话,不管熟还是不熟,人们会自动在他的身边聚拢来,老白广闻博记,知识渊博,天生是演讲家的材料,嗓门清脆,抑扬顿挫,口若悬河,最主要的是讲真话,讲实话,茶余饭后,邻居们也喜欢他家长里短,闲话桑麻,大街上一站,不乏热心的听众。
在桃山中层干部里老白是急公好义,铁骨铮铮的汉子,有骨头,敢担当,为朋友两肋插刀;在工作上有能力,有水平,有魄力,相当一个时期内,桃山有得老白者,单位可高枕无忧的说法,仅此可见一斑。他生性耿直刚烈,好抱打不平,不会顺情说好话,成也是嘴,败也是嘴,论能力论专业,论功绩,当个副局长绰绰有余,可惜干了一辈子也没让他独挡一面。
急匆匆到了老白家,看着坐在沙发里的老白,心里猛然一沉,才短短的两个月没见面,老白大变样了,人瘦了一圈,眼窝塌陷,眼白是黄的,脸和手也是黄黄的,已经全然没了往日的风采。见我和老伴来很是高兴,沏茶递烟,浑似以往。因为他女儿下楼去迎我们的时候,已经得知老白明了自己的病情,所以说话很放得开。几句话自然谈到老白的病,老白虽然是一脸苦笑,依然不失往日的幽默:这病没治了,胃癌扩散到肝了,就是挺日子。一开始孩子们瞒我,其实一去哈尔滨我就明白了。我和老大严肃的说了,你必须告诉我实情,对后事我得有个安排。这病我心里有数,什么也救不了命。我的病情不能瞒着大伙,否则别人会误会你叫老爸在家挺着。针不打,药不吃,我对孩子说,你们比我更明白,打针吃药无非是叫我多遭几天罪而已。
老白一边倒水递烟,一边侃侃而谈,根本不像在说自己,倒好像是在往日闲话。谈起我们相处的那段日子,谈起人生,老白有些激动:“人活一世,没坏谁,没整谁,阿谀奉承,溜须拍马找不着咱,对工作咱尽心,对朋友对家人咱尽力,夜里睡不着拍拍胸口,对得起天地良心,活一天是一天,我死而无憾!
老白广闻博记,知识渊博,天生是演讲家的材料
我低头听着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明明白白的人,看着日历数着自己最后的日子,禁不住悲从心来。鼻子阵阵发酸。潸然泪下,我好想搂着老白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。
和老白初识于上呼兰林场,那时他是主管苗圃的战线领导,我则在木材生产段,属于擦肩而过。真正相知是在桃东林场,我们成了一个班子的同事。
人和人一起共事区别于日常交往,老朋友,老同学,甚至是亲兄弟,一同共事不一定融洽,素味平生的人因观点相近,办事作风相似倒会成为生死搭档,我和老白属于后者。      
   想着和老白的过往种种,我忽然间有了写老白的冲动,于是我对老白说:“我想写你,想把你这一辈子写出来”!老白笑了:“你写吧,如果我等不及,你就在我的坟头烧了,我会看到的”。
看着笑对人生的老白,我心中好生敬重,这才是汉子、真正的汉子!大写的男人!我暗暗祈祷,但愿老白躲过此劫,哪管再给他一年,两年!